2020.03.06 | 零零碎碎 | 5572 浏览 | 12 赞 | 11 条评论

今天整理之前的 GitHub 项目,发现自己的一个项目不小心把服务器密钥暴露出来了。幸好是个 private 的库。就着手准备把这个文件删除。

但是在 Git 里删文件似乎不是个容易的事情——由于 Git 会保留历史与版本回溯,所以需要将需要删除的文件在之前的版本中也一并删除掉w

据说正常来讲需要使用 git filter-branch 命令,但咱也不是 git 大佬,接触新命令也挺陌生的,而且据说这个命令一来繁琐,二来当需要修改的文件较大/较多时,执行时间堪忧。

好在有一个叫做 BFG 的工具,提供了一种更快、更简单的 git filter-branch 替代方法,用于删除不需要的数据。简单踩了一下坑,做了一下步骤记录。

查看更多 ->


2020.01.01 | 零零碎碎 | 2067 浏览 | 4 赞 | 8 条评论

写作于 2022.6.19

这篇是作为“毕业帽头像生成”小程序,时隔两年终于补上的彩蛋。可以用这个小程序给自己的头像加上一顶毕业学士帽,并能生成对应的海报。虽说有炒两年前的冷饭的嫌疑,但是不妨来试试吧w

说来我也是很能鸽,两年之后才想起更新这里

不知不觉又到了毕业季,看到本科学弟学妹、研究生博士生学长学姐们在空间中的毕业留念,才恍惚间发现已经,离自己的那个六月已然过去了两个秋冬春夏

很有意思,现在排查逻辑的时候,偶尔会碰到那些自己刚工作时上线的需求,和研发调侃时会打趣地说一句“害 那还是我刚来时候上的需求呢”——仿佛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

——也确实很久远了。远到我想起今年下半年会新来的22级同学,看我这个16级老学长,大概就像我看10级老学长一样久远——且不说我认识多少,光是“听起来”对当时大学的我来说就好像“史前化石”一般的存在了

——但好像也又没那么久远,也就不过两年,那些大学的回忆虽然渐渐没有那么清晰,但还是像巍峨长城一般,或许没有那么崭新,但一直屹立在那里,告诉所有人他的存在。在我无数次如浮萍般飘荡挣扎时,他总在那里被我想起,或是自我打气,或是单纯地怀念

说起南哪课表时,我曾无数次和别人提起,感谢这个项目仿佛能让我“一直留在校园中”,超越了一般毕业生所能接触的届级界限,似观察者般看到年年的秋冬春夏

所以有时,会有人来感谢我在离开校园后保持着对昔日项目的维护和坚守,但其实我们是互相成就的。因为这些项目,我才能永远留在这校园,仿佛自己无论在外如何闯荡,都能有家以外的第二休憩所。以及在那些被自我怀疑和否定所淹没时,来自最心底的那声倔强的“爷是能做成牛逼的事的!”

这让我在很多事情面前变得从容与坦荡——要知道,这个六月或许不只是大学的毕业季,也许还会是互联网的“毕业季”——至少也许会是一段艰难的时光

未来或许不会那么容易,就好像,我当时写这个毕业帽小程序时也并非那么开心。

事实上,这个小程序好像墓志铭一样。是在面对着那个或许不会有的毕业典礼与毕业季,报复性地以换头像这种方式悲歌与祭奠着,那个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很多事情并没有办法实现的毕业季

但所幸,最终其实还是赶上了,即使典礼并没有那么豪华,大家在小报告厅里观看;即使那几天,装箱、拍照、聚餐,事情堆叠在一起十分匆忙,但还是能草草地为毕业画上一个句号 关于我的毕业故事

所以看着这届同学们从容的照片与笑容,我在屏幕前就像老阿姨看小朋友般获得了喜悦与释怀——虽然我也知道,因为这傻逼的疫情,大家都受了苦、遭了罪,但至少在毕业拨穗的这一刻,我们还能共同见证,这青春与快乐

所以当时的我把源码无条件开放了(GitHub),也不出所料地搜到了好几个其他学校同学改良下的小程序——有的只是改掉了学校信息,有的则换了新的素材;有的还存留着我作为作者的信息,更多的则是直接抹去。

但没关系的,尽管拿去用吧——戴上这顶毕业帽或是做给其他学校的同学;

尽管去面对吧,不管未来会给我们怎样的安排

“让我们跃入大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我对大家说,我对自己说

最后 祝学弟学妹或学长学姐们,与两年前的自己 毕业快乐

查看更多 ->


2019.12.03 | 零零碎碎 | 5311 浏览 | 7 赞 | 8 条评论

这两天在酷安上偶然刷到,毒瘤微信终于支持 64 位版本安卓系统了,架构改为了 arm64-v8a

正巧整理笔记整理到 CPU 架构之类的一块。说起来这些东西在大一的大计基有讲过,但毕竟教科书 emmm 挺落后时代的,而且自己当时也没有怎么认真听 XD;而自己在网上冲浪的时候老哥们又往往假定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东西了,说的话让人云里雾里。于是打算整理整理相关的东西,写在这里。如果有其他入坑的小伙伴同样感到困惑,也是可以用来扫盲的。

(感觉很久没有写这么硬核的东西了... 毕竟不是计算机专业,如有疏忽烦请提醒,求轻喷 QAQ

查看更多 ->


2019.10.09 | 零零碎碎 | 3723 浏览 | 7 赞 | 0 条评论

终于把安顿的都差不多安顿下来了 w 于是开始陆续填几个月之前没有写完一堆文章坑 w

这次的坑被自己整整拖了一个月 //捂脸

事情还要追溯到一个月之前的 JD RUN,当时在做项目竞赛,会议室的荧幕尺寸是两个正常尺寸大小。于是当时一个脑洞就是可不可以直接做成 32:9 的长 PPT,于是就试着做了做。最后效果还可以,于是把中间所遇到的坑和积累的经验写一下,万一以后有用途呢?

那么言归正传 当我们需要做一个宽屏 PPT 的时候,我们究竟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查看更多 ->


2019.06.12 | 零零碎碎 | 4417 浏览 | 1 赞 | 4 条评论

自从去年撸了个 Office 365,体验到了最新版的功能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平滑过渡,3D 动画等等功能不能再舒服。于是打算长久地使用下去。然而问题是自己的大电脑撸了 1903 之后再次安装 Office 365 的时候莫名其妙每次开机 Microsoft Teams 就会自己蹦出来启动一次,卸载都卸不掉还会重新安装,就很头疼。

然而对于 Office 365 还说从他官方的入口还不存在定制化安装的说法,把它的在线安装包下下来默认就会安装全家桶,就很让人不爽——那有没有方法可以定制化地安装 Office 365 呢?几番尝试之后最后发现了 Office Tool 这个工具。

Office Tool

查看更多 ->


🤔关于我
翠翠 idealclover
Product Manager @ByteDance
南京大学 2016 级本科生
了解更多
🏠关于博客
基于 Typecho 博客框架
使用个人的 clover clover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