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1 | 个人总结 随便扯扯 | 10936 浏览 | 78 赞 | 58 条评论


说实话,我一直没想好该如何回答2020。

从10月写完上篇博客开始,其实就一直在想年终总结该怎么写。但写了删删了写,一直拖着,拖到了连农历的新年都已经过完了,拖到了发QQ、发邮件催更我的读者都放弃了希望。

要不说,还是列车上适合写文章。在五一回家的车上,终于有了些时间和心情,能赶在22岁前,码出了这篇迟到了太久了的“年终总结”。

再或者,这也不算是一篇年终总结,只是告诉我的读者们,我还活着,我在经历着什么,以及我在想些什么。


【我的悲伤是水做的】

我的悲伤 是水做的

一个巨浪 心里凉得透透的

这段时间的经历吗,其实就如 上篇博客 中提到的那样:一场出人意料的疫情、半年宅家安逸的生活、六月忙碌但深刻的告别,之后便是工作、工作和工作。

哦,工作。

在这里的工作就好像闯关,总是出乎意料的一关又一关。终于自认为闯过了一关,却并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被扔进从来没有接触的复杂业务,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了解;
刚刚熟悉了一点,之前负责的同学便交接了业务;
有了些更深的理解,各个业务方的催促却接踵而至;
习惯了来自业务方的压力,关乎去留的试用期转正答辩却来了;
试用期终于飘过,以为可以稳定了,mentor却转岗了;
些许适应之后,全年的绩效考评又横亘在前面;
胆战心惊地飘过绩效,大任务却忽然来了...

九点起床,十点上班,十点或十一点下班,大小周循环往复。两个双休便过去了一个月,四个双休便要面对新一轮的双月总结。

我开始很少感觉到快乐。事情多的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做完,稍稍空闲了一点,却又开始焦虑没有产出。

单休的周五,在床上对着投影仪看着视频熬夜,睡醒便已经下午,随便瘫一瘫便已经是晚上了,收拾收拾,害,又要再上六天班了所以这篇博客才鸽了这么久

我想起一个很牛逼的心理学家提出的“终峰定律”:我们对体验的记忆由两个因素决定:高峰(无论是正向的还是负向的)时与结束时的感觉。

提起这个只是想说,所以我不敢去回忆大学的生活。

我不敢想起收到第一个实习offer、发布第一个自己的APP、GitHub第一次被发现的那天(嗯,同一天);
不敢想起分手那天和舍友买空了楼下售货机的所有奶啤,三个王者罩着我一个青铜打王者到凌晨四点;
不敢想起喜欢的人恰好喜欢自己,坐在湖边草地上开心漫聊的那天;
更不敢想起临别的时候喝了一大堆,去了超贵的KTV,第二天在出租车上还吐了一路的告别那天。

这些事情这些场景,构成了我大学的回忆。也正因如此,面对如今的格子间,我更不敢想起,虽然寝室也不过那样。

有次做梦,梦见了自己还在寝室,只是和舍友们一起普通地打着游戏听着歌。醒来之后,枕头就已经湿了一片。

每每想起这些,我就好想逃回大学。

我的太阳 在哪里呢

晒干这一片蓝色


【社畜烧酒】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伟大理想

过得普普通通但也不差

撸猫喝奶茶 追星看动画

赚的足够浪费 这样算不算理想

我的社畜生活似乎并不太容易。

或许我并不是一个有什么伟大理想的人,也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每次碰见别人夸我,心里的声音往往只是“我配吗?TODO清理吗?事办好了吗?”

我好像在顶着宝马的壳子裸奔一样。盖子一掀,里面都是伤痕。

看得见的地方,大公司核心部门,学弟学妹在问面试经验,爸妈为了低调不敢和同事炫耀。

看不见的地方,在忙的时候自己同时顶着上百个TODO,几次被压力逼到快要崩溃。

我努力回复着别人的消息,却永远赶不上消息增长的速度;
努力地记起每一件事,却总是被各种临时问题所打断;
顾头不顾尾,想起了A忘记了B,靠着一次次的事后补救;
白天被会议占满,晚上已经精疲力尽,但文档却还没有完成;
在出差都机场,一边托运着行李一边开个热点拿着电脑复现着问题。

我尝试着去对抗着、管理着、适应着压力。

尝试着不再那么关注工作中的消息,只提醒艾特我和私聊的消息,每天手机的震动从两千多终于变成了四五百;
强逼着自己变得更刚,给业务方更坚定的预期管理,给自己留足buffer,去回怼更多各方的诉求;
努力化解自己的孤独感,买了音箱和投影仪,用米家做了自动化工具,回家自动开灯放音乐开投影,再不济就去打电话打游戏聊聊天;
以及时常会放过自己,默许自己去花钱买些快乐的小东西,游戏里氪一氪金,放假出去汗蒸吃饭放松一下;
甚至,我还把剪刀藏在了房间的最角落,只怕什么时候想不开的我用它在身上刻出什么花样。

但有时还是会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惩罚的西西弗斯,必须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每次到达山顶后巨石又滚回山下,如此永无止境地重复下去。一如自己在永无止境地处理着所到来的一个又一个TODO。

不小心地,也开始有些喜欢上了喝酒——这个在初中时被我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饮品。因为买的次数多,也和老板熟络起来,时不时会推荐些还不错的葡萄酒。

再或者有时候想省省钱,也就买一点RIO——不得不说,冬季和春季的限定的瓶装还挺好看的。

庆幸的是,领导总是站在我这边帮助很菜的我,同事聊天时也会互相聊到彼此的崩溃时刻,朋友也总是会出现在我需要的时候,父母也总能理解到我的难过,还有些许陌生些许熟悉的读者们发着邮件写着评论鼓励着我。这些人、这些事,就好像在持续为自己的生命加注着燃料,能让自己在崩溃之后再踉跄地爬起来,爬到了今天。

但无论怎么说,仅仅是在这里努力挣扎下去,对我来说,或许就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一件事了。

看似平凡看似易如反掌

对平凡的我却不简单

希望有一天 一定有一天 会实现


【入海】

时间会回答成长 成长会回答梦想

梦想会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样

海洋会回答江湖 江湖会回答河流

河流会回答浪潮 一起越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有些时候,我只是迷茫,之前都没有感到过的迷茫。

无论小学、初高中还是大学,周围的同学都与自己在经历相似的事情。上课与考试、嬉笑打闹、友情与恋爱,大家无非在体验着这些。

哪怕是刚刚进入大学校园,对课程、老师、环境都一无所知,看看周围的同学,大家都是在一脸懵逼,心里多少也有些慰藉,甚至敢做出一些不太一样的事情,尝试些不一样的东西。

但走出校园后,我却忽然失去了那个锚。工作一年之后应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我现在又在哪里,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虽然有时同事总会说“放心啦,你还年轻”,但他们也不过比我年长寥寥几岁,几年之后我又真的会变得如他们一样专业吗?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这里的人都太强了?也许我只适合做一条咸鱼,但咸鱼又可以多咸呢?我也不知道。就好像一条迷茫的咸鱼被丢进了大海,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有次,看到北大树洞中这样一帖。

忽然间想到,也许自己这样一个不够优秀的人,来到如此大佬云集的地方,是不是来错了呢?

有太多的迷茫和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还有说不完的话 我们现在就要出发

有些问题 还不需要回答


【万能诊听器】

舍不得 我还是舍不得

也许对于十几岁那些话还是太早了

看着我 你别看着我 行李变沉重了

舍不得 我还是舍不得 候机厅视线中的你慢慢被人潮淹没

和昔日同学吃饭的时候,也总会聊起生活。毕业之后,大家似乎都不如在学校时那么快乐。有时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只有我们这样难,或是年年毕业如此,还是恰逢这一年格外。

考研的同学在紧张地期盼着成绩;
考/保上研的同学在焦虑学术和实习;
体制内被为数不多的工资困扰着;
体制外难以找到哪怕一丝的安稳。

似乎大家都在为自己所困,为环境所困。

从大学校门出来的那一刻,才更真正地明白了“象牙塔”的含义。塔里单纯且自由的光,时至今日我们都仍在怀念。

有次和朋友出去喝酒,喝得有点飘,朋友也不回学校了,直接来我的住处。看着拥挤的8平米小屋,我们两个嘲讽且苦涩笑了笑,不约而同地说到,“就这?”。

“名牌”大学,“大佬们挤破头”的公司,在无论哪个城市都能租到相当不错房子的房租,在北京海淀这个地方,不过是“就这”。

但是这已经,这甚至,算得上是毕业生在北京生活得最“体面”的方式之一了——就算是这样,即使是8平米的住处,还不算公共区域、卫生间和厨房,按房价和我现在的工资如果想买下,也需要不吃不喝工作四五年。

当年校门外红榜大照片贴着的各位,如今酒杯一碰,聊到的都是那些未竟的梦想。当年带着一些希望、骄傲出去游历四方的我们各位,如今的生活又还如意吗?

“如果不考出来,在东北安安稳稳地生活,或许会不会比现在快乐?”

我想要万能诊听器 找出你每次哭泣的原因

曾几何时你也会卸下心里的铠甲

在某个清晨某个夜晚无忧虑奔跑在草地


【时光盲盒】

我回来了 完成这一章冒险了

在座有没有人 有兴趣听我说 一路见过的潮起潮落

走下列车 拆开名为我的盲盒

有太多的苦与乐 超出我原本记得

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在b站拜年祭里听到了这首结束曲,时光盲盒 。

因为一些原因吧,我其实并不怎么喜欢霾(词作者雨狸),但听着歌词和旋律,还是哭得稀里哗啦。

通过了试用期,活过了绩效考评,大项目按时上了线。这一件件周围同事看起来或许只是不值一提的微不足道的小事,不管中间有多少的挫折、不如意和对自己的不满意,终究还是做到了,活下来了,就很好了。

新的一年,自己反倒没有什么别的目标,只希望能健康快乐地活下去——我想一定会完成的,更何况,现在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不是。

这就是我的2020,也许不够精彩,但于我而言,印象深刻。

可以哭了 可以笑着说结束了

丢下所有规则 忘记所有挫折 敬自己一杯 因为值得

我还是我 除了长大 没变太多

还好没有认输呢 还好还没有褪色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在网上冲浪的时候,忽然看到这么一段话:

“也许我们可以使用另一种方式看待西西弗斯的处境:他并非被神所惩罚而不得不日复一日重复荒谬,而是每一次宙斯将他所创造的摧毁 他便再一次重新建造。”

“于是惩罚变为斗争,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神祇变为可笑、弱小、孩子气、歇斯底里的小丑。西西弗斯甚至不必如英雄般宣告他的胜利,因为永不停止无法打倒的创造本身就是无声的蔑视与至高的荣耀。”

是啊,或许活着本身,就是对生活最无声但有力的抗争。

这世界如此广阔,愿我们一同探索。

我回来了 可以拥抱着释然了

感谢有你在这 陪我唱这首歌 也敬你一杯 因为值得

会变好的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跨越过一路坎坷 我们相聚在此刻

节日快乐,你工人爷爷来了。

附:往年年终总结:

2019 年年终总结-生活篇

2019 年年终总结-设备篇

2018 年年终总结

2017 年年终总结

本文链接:https://idealclover.top/archives/627/

本作品由 idealclover 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出处。

标签: netease, 答辩, 博客, 文章, meting, type, server, song, 面试, 视频, 场景, 邮件, 父母, 工具, 聊天, 朋友, 大小, 手机, 消息, 总结, 疫情, 同学, 生活

78

已有 58 条评论


取消回复
  1. 莫良
    莫良 回复

    年轻真好

  2. CONEY
    CONEY 回复

    想来22岁,对于我来说已经过去了许许多多个春和秋,年轻的无忧变成了现在琐琐碎碎,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能悟到许多

  3.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回复

    文章不错

  4. 路人丙
    路人丙 回复

    多才多艺的东北翠翠,这么好文笔不做程序猿也一样成功。

  5. 邱秋Q
    邱秋Q 回复

    加油哦翠翠~

  6. Z
    Z 回复

    哈哈

  7. 望北川
    望北川 回复

    test

  8. 明月
    明月 回复

    "节日快乐,你工人爷爷来了。 "
    哈哈哈,太喜欢这句了,来晚了,祝你节日快乐!ヾ (≧∇≦*) ゝ
    ps:等我的iPhone 6s修好,想试试你使用两个手机的方法。

  9. 是阿温啊
    是阿温啊 回复

    22岁在大厂 压力是大了些 后面就好走了;
    31岁的学姐告诉你 未来无限可能 不要被所谓现实吓到了
    think out of the box
    在其位谋其政,多想想在现在的位置怎么才能最大化让自己成长起来
    当然了,不是工作越多就成长越快的
    关键是选择什么朋友同行、选择什么大佬做自己的指路人、思维和认知能不能上去
    加油~翠翠小姑娘

  10. 充电桩检测设备

    加油吧,社会就是这样,加油好好爱自己

🤔关于我
翠翠 idealclover
Product Manager @ByteDance
南京大学 2016 级本科生
了解更多
🏠关于博客
基于 Typecho 博客框架
使用个人的 clover clover 主题
😷疫情地图
💾博客小程序
博客小程序
💸支持我